Yurii谈工作


前一段看到消息说Google Plus要关闭了,许多人才想起来Google还曾经有这么一个社交产品,并且很是热闹了一阵,我也是一样。Google Plus一度被寄予厚望要挺进社交的腹地,直面Facebook,结果终于失败了。Google Plus到底做得如何,许多人都有过体验。但是Facebook是如何应对的,未必有多少人知道。

恰好前段时间我读到了Facebook前员工Martinez的书,Chaos Monkey: Obscene and Fortune and Random Failure in Silicon Valley。里面有一章专门讲到了Google Plus发布时Facebook的Lockdown(禁闭)应对,非常有趣。根据这本书的介绍,我再查了些资料,就有了下面这个故事。

(more…)

“阿里巴巴有没有文化?”,这是个伪命题。小到家庭、社区都可以说有自己的文化,如果没有文化,基本没有办法组织协调一群人行动。所以,许多对“有没有文化”的探讨,其实真正关心的是“这种文化好不好?”,“我们是不是看得上这种文化”。然而一旦涉及“好不好”、“看不看得上”,讨论的就不再是事实问题,而是价值问题。要做价值判断,当然众说纷纭。

我一直希望谈谈企业文化的话题,也在拉拉杂杂地写,和朋友讨论,总没有成形。前两天骆轶航的《阿里巴巴的孤独进行时》视角挺有意思,干脆趁这个机会把已经写的发出来。

(more…)

Excel很老,Excel很土,Excel一点也不sexy;微服务新,微服务很潮门,微服务很高大上。那么,Excel和微服务有什么关系?

(more…)

自从滴滴打车和Uber中国合并之后,Uber似乎很久没有进入过我们的视野了。不过就在前几天,它再一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可惜的是,这次Uber成为焦点不是因为正经业务,而是因为性骚扰。按照女当事人Susan J. Fowler在自己博客上的说法,她2015年加入Uber负责SRE的工作,入职第一天她的上司就对她进行明目张胆的性骚扰。当然这还不是最火爆的,最火爆的是,当她选择向更高级领导和HR投诉时,得到的答复是“这个人绩效很棒,惩罚他并不是好的选择”。于是这位当事人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去其它团队,要么继续工作,但可能被上司在绩效评定上穿小鞋。
(more…)

按:今天在网上看到阮一峰推荐的《Hype Driven Development》,忍俊不禁,联想到工作中的很多经历又百感交集。趁春节假期翻译出来(练练手),与大家共享。


软件开发团队所做的软件架构或技术栈的决策,很多并没有经过踏实的研究和对目标成果的认真思考,而是不准确的意见、社交媒体的信息,或者就些是“热闹”的玩意。我称这种作派为“热闹驱动开发(Hype Driven Development,HDD)”,眼见它的危害,我赞成更专业的做法,就是“脚踏实地的软件工程”。下面我们一起看看HDD的来龙去脉,想想能如何改进。

(more…)

因为工作的关系,最近面试了很多软件架构师,遗憾的是真正能录用的很少。很多候选人有多年的工作经验,常见的框架也玩得很溜。然而最擅长的是“用既定的技术方案去解决特定的问题”,如果遇到的问题没有严格对应的现成框架,就比较吃力。这样的技能水平或许适合某些行业,但很遗憾不符合我们的要求。

软件架构师到底应该做什么,又为什么这么难做好,这都是近来的热门问题,我也一直在和朋友们讨论。正巧,最近我看完了新鲜出炉的《微服务设计》,所以大概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了。因为这类问题比较抽象,也没有统一答案,我努力尝试把思路整理清楚,把表达变得流畅。最终有没有讲清楚,说的对不对,欢迎大家给我留言。

(more…)

最近有好几个朋友同事问我,一直都在做软件开发,想做软件架构,要如何入门呢?我从一些提问里感觉到,架构有时会被一些人理解为《葵花宝典》、《九阴真经》一类的秘籍,功力不到绝不能碰,功力到了才能专门修行。

可惜这种认知是不对的。架构的工作虽然比开发复杂,但脱胎于开发,它与开发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限。即便只是做开发,也不妨碍你积累架构经验,从架构方面理解和看待问题,而这些,都是未来成为专职“架构师”的必要积累。所以,我现在尝试回答“做软件架构该如何入门”的问题,为各位正在做开发,但未来希望从事架构的同学们提供几点参考意见。

(more…)

上海的很多朋友可能已经知道了,最近我们(沪江)正在大力招聘架构师和Java工程师。招人过程在紧锣密鼓进行的同时,我们内部也在不断总结数据,收集反馈,提高效率的同时尽力照顾候选人的感受。

我们也注意到,候选人的部分反馈是比较有共性的。经过仔细分析,我们确认这些反馈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更确认在技术招聘中必须有所坚持,最终才能得到好的技术团队和系统。所以今天我想“私器公用”一把,讲讲我对技术招聘和技术人员成长及评价的若干观点。

(more…)

之所以写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见了不少的分享,觉得甚为惋惜。这些分享的演讲者往往有很多的积累,在某些领域确实掌握了非常多的知识,也非常真诚,希望把自己掌握的知识和盘托出。可惜的是,分享的效果往往不如人意,哪怕听众本来对这个话题有兴趣,真正聆听的时候也感到枯燥乏味,因而意兴阑珊,听完之后一头雾水。

问题出在哪里呢?在我看来,问题出在演讲者没有重视“演员的修养”。

什么是“演员的修养”?很多人听到这个词会有朴素的想法,觉得无非是虚头巴脑的伎俩,刻意把真实的自己藏起来,巧言令色,迎合其他人的喜好。这种作派对于分享和演讲,真的有什么帮助吗?

确实没有什么帮助。但是,这并不是演员的修养,因为演员的修养包括更重要的内容——移情,也就是放弃自我,进入另一个角色,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来思考和行为的能力。

(more…)

之前的《创业不等于职业生涯加成》是我根据最近的面试经历,随手而作,没想到创下了近期阅读和传播的新高。随之也引起了不少讨论,某些反对意见认为“创业并非一无是处”,并列举了创业能给人带来的技能上、性格上、思维上的各种磨练和收益。这些论据当然有道理,但是和我说的观点并无矛盾——“不等于”的意思是,不要以为你创过业,你的职业生涯就自动升华了。

说得更直接点,“创业”绝不是职业生涯中的金字招牌,单纯“为创业而创业”,很可能结果是头撞南墙、遍体鳞伤,却无甚收获。这次我把话题说更详细点,希望理解的人更多,误解的人更少。

前段时间一个工作不久的朋友跟我说,离开了某创业公司,才觉得之前的同事都很苦。他们做的是大量重复性的劳动,却是公司业务发展不可或缺的支柱。但是,公司完全是出于“降低劳动力成本”的考虑在安排这些同事的工作,低廉的待遇,超长的加班时间,唯一能维系大家的,就是公司创始团队对牺牲精神的强调,以及不断吹嘘的愿景,当然那些诱人的长期回报从来都只是若隐若现,没有扎实的落地措施。

(more…)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