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马丁神父的忏悔,如今已经广为人知: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再也没有人起来为我说话了。

于是很多人以此为依据,指责今日的冷漠者“将来会遭报应的”,这当然是一种方式。但我想说,在此之外,其实还存在另一种对“冷漠”的否定——不是出于利益的计算,而是出于情感,感同身受的情感纽带。这就是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指出的“同情”(empathy,商务版翻译为“同情”,其实更合适翻译为“移情”、“感同身受”,从词根来分析,em表示“进入内部”,pathy表示“感情”):人之所以能够与他人同悲喜,就是因为人具有情感互通和心理联想(移情)的道德本能。

捐款给某些机构,难免有所担心,这是有现身说法的。然而因噎废食,由此作壁上观,或许算不上纯粹理性的选择——按理性,人应当有所怀疑;按理性,人有移情的本能;按理性,人能够明白自己有移情的本能;按理性,人能够进行取舍;按理性,人会努力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

信不过捐款机构,就去寻找信得过的人吧,譬如牛博网,譬如教会组织,等等等等。冬天,我曾通过教会的渠道捐过衣物,他们很让人信任。

P.S.

民间组织救援机构的Blog(随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