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节放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悍然干涉南非实行种族隔离政策的内政,并最终得逞,南非的教训值得我们重视!

Yurii翻译自http://en.wikipedia.org/wiki/Disinvestment_from_South_Africa,本文遵守GFDLCC-BY-SA 3.0协议。

南非撤资运动

Disinvestment from South Africa

南非撤资运动,初始于20世纪60年代,撤资运动目的在于抵制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但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大规模开展。1986年,美国以联邦立法的形式推行了撤资行动(disinvestment campaign),据信,该行动迫使南非政府开始就种族隔离问题进行谈判,并最终废除了种族隔离制度。

在联合国的运动(1962-1965)

1962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1761号非强制决议,成立了联合国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特别委员会( United Nations Special Committee against Apartheid),呼吁对南非实行经济等方面的制裁。所有西方国家都对制裁呼吁表示不满,抵制该委员会。
此决议的议案出台之后,总部位于英国的反种族隔离运动组织(Anti-Apartheid Movement,AAM)牵头安排了1964年4月在伦敦召开的关于制裁的国际会议。按照Lisson的说法:大会的目的是得出经济制裁方案的可行性,以及制裁对南非、英国、美国及其保护国的经济所产生的影响。因为知道对制裁行动最强烈的反对来自西方(包括身处西方的英国),该委员会竭尽全力多方向吸引社会各界人士发出声音、参与大会,保证大会结论的公正。
本次大会名为对南非进行经济制裁的国际大会(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for Economic Sanctions Against South Africa)。Lisson是这样评价的:

确立了国际社会有组织的对南非进行经济制裁的必要性、合法性和可行性,该国的政策被视为对南非和世界之和平与安全的直接威胁。会议结果同时指出,为保证制裁产生效力,制裁方案必须有美国和英国参与,虽然两国也是执行制裁方案的主要障碍。

尝试说服英国政策制定者

大会并没有成功说服英国对南非进行经济制裁。相反,英国政府“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制裁是不符合宪法的,因为‘我们认为南非政府的做法并没有对国际和平与安全产生威胁,也不相信制裁能够对说服南非政府改变政策产生实质影响’”。
反种族隔离运动组织(AAM)尝试把制裁成为1964年英国大选的辩题之一,质询候选人对南非实行经济制裁并采取其它惩罚性措施的看法。大多数候选人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但是,获胜后的工党完全放弃了之前对种族隔离问题的承诺。随即,工党领袖Harold Wilson告诉媒体:工党“不会选择经济制裁,即便制裁真的有效,也会影响到我们最关心的人——必须要保持某种优雅生活的南非白人和黑人”。即便根据Lisson的说法,即便如此“AAM仍然希望新的工党政府能够比前任政府更好地感知公众的要求”。但是到1964年,形势已经很明显了,选举工党上台丝毫也没有改变政府对经济制裁的抵制态度。

西方的坚决反对

Lisson也概要描述了1964年在联合国令人失望的局势:

在联合国,英国始终不认可这一说法:南非的做法违背了联合国宪章第七条。相反,英国在美国的配合下,英国出台了对瑞佛尼亚审判(译注:1964年的瑞佛尼亚审判中,曼德拉和非洲民族议会的其他领导人被判处终身监禁)和其它政治判罪的言辞审慎的声明,尝试安抚亚非国家和本国及外国公众的意见,到1965年,制裁提议就无人问津了。

根据Lission的说法,英国的反对态度是以其在南非的经济利益为前提的,采取任何有实质意义的经济制裁,都会对这些利益产生威胁。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