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14


2014年注定是值得记忆的年份,这一年我因为工作的缘故来到了长沙,本以为离家近了可以和亲人多见面,结果却只能在年初送走奶奶,年末送走爷爷。自从2007年送走外婆之后,亲人离去的痛楚本已逐渐淡忘,不料在这一年两次袭来。相比二十岁时送别亲人单纯的悲痛,三十之后送别的感觉更多了沧桑和无奈,绵延幽远。

再见,奶奶,再见,爷爷。我时常会那么真切地记得和你们相处的种种细节,甚至讲话的语调和神态,我都记得无比清楚。一切仿佛还在昨天,然后戛然而止,只能不断重复。现在我能做的,只有想起一次,伤心一次,落泪一次。


12月15日早上刚上班,我接到父亲的电话,默默地说爷爷心脏骤停,正在抢救。一时间我只感觉天旋地转,六神无主。安顿一下情绪再打电话去,才知道知抢救无效,医生已经撤了。顿时,我泪如雨下。

甚至在这之后的很长时间,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11月底知道他最近血压比较高,所以住院调养。期间,我还去探望过,感觉他的精气神俱佳,还笑容满面地跟我说“你让我少抽烟,我现在已经不抽了”,我说起先请他给重孙起好名字,他欣然应许,还和我拉钩约定。哪里知道才过去不到一个星期,就已经生死两隔。听说当时他吃过早饭要起床,一掀被子即说胸梗,旋即脸色发乌,赶紧叫医生护士,却已经无力回天了。成语说“撒手人寰”,生死果真便只在撒手之间。

(more…)

很多初上管理岗位的人都听过这样一条教诲:“公开表扬,私下批评”。而且,很多有管理经验的人也是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公开表扬能给人鼓励,催人继续,私下批评给人留了面子,减少副作用。但是,它真的是一条应当时刻遵守的行为规则吗?

不妨看两个例子:某人表现不好,主管与他谈话之后有了一点改进的苗头,做事能“及格”了,看来应该鼓励,所以主管公开表扬,可是其它人明明做了更大贡献,却没有得到表扬;某人搞砸了工作,造成整个团队加班为他补救,然而主管只是私下批评,所以有人觉得不公平,这是主管在有意袒护。

很明显,这两个例子里的“公开表扬,私下批评”并不是合适的做法,反而造成了新的矛盾。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表扬和批评,到底应该在什么情况下公开进行,什么情况下私下进行呢?

(more…)

在加入盛大创新院之前,我对“盛大”的了解非常非常有限。一点认知来自很多年前,《知识经济》杂志对盛大和Actoz关于《传奇》事件的专题报道;另一点认知来自我的朋友韩磊,当时大家都在北京,韩磊还在CSDN,有一天下午他跟我说:“下午盛大的人来找我,希望让我去,但我还是要回去广州啊”。当时,我还很是好奇,那个做游戏的盛大,要找韩磊这样的人去做什么呢?

不料半年后,霍炬跟我谈起加入盛大的事情。这时候,我才知道盛大成立了创新院,正在四处招募人才。抱着了解的心态,我第一次来到了张江,参加了一次创新院的计委会例会(计划委员会?)。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会议定期召开,对内部和外部的项目进行点评,参会者包括固定成员和报名参加的创新院员工,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如果说非要有什么等级的话,大概就是把最后的点评机会留给创新院的院长大年(陈大年),他的点评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而多是以温和的方式托出自己的思考,大多数时候都让大家信服。相比小公司的会议,设施更好,准备更充分,也更严格;相比大公司的会议,少了仪式感和官僚气,多了活力。结果,2010年3月我加入了创新院。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