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13


我第一次知道“辩论”这回事,还是在中学。当时有个电视节目叫《第二起跑线》,结尾的固定节目就是辩论赛,两所中学各派一支代表队,根据预先设定的“法律重要还是道德重要”或是“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之类的题目展开辩论。这种比赛让平时只会“争论”生活话题的我们大开眼界:原来嘴皮子厉害是可以厉害到上电视的,还有这么多“正经又显档次”的话题可以争论。但是,当时我身边并没有这样的环境,即便年级里也照猫画虎组织了一次辩论赛,因为缺乏训练,水平和日常争论相差无几,赛场哄笑不断,最后只能作罢。

等升入大学,这类活动就开始多起来,各个社团也热衷于组织新生去参加这类活动。进了大学半年,我稀里糊涂地当上了本系本年级辩论协会的会长。后来才知道是学校马上要组织辩论赛了,我就被“拉郎配”地当上了本系的组织者。学校的辩论会估计也是依样画葫芦,几个辩题也是“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之类。所以每次题目出来,我都要去图书馆借阅跟辩论有关的书籍,找到同样的辩题,把双方选手的发言整理罗列出来,以便比赛时拿出来用。其中有一本书我印象特别深,叫《狮城舌战》,是1993年国际大专辩论赛的文字实录,最后的决赛在复旦大学和台湾大学之间进行,题目就是“人性本善/人性本恶”。我没看过当时的录像,但看文字实录也觉得相当过瘾,想象自己有一天也能唇枪舌剑,把对手驳得片甲不留。复旦大学队的明星辩手是蒋昌建,这个名字我记得很牢,前些年看一档谈话节目,竟然又看到这个名字,原来他留校在复旦大学任教了。该队的指导老师是王沪宁,如果你留意一下如今的政治新闻,会很容易发现这个人的名字。

当年的狮城舌战,或许是因为有精心的准备和训练,指导老师水平也高,所以又热闹又有档次。像我们这种草台班子的辩论赛,似乎总有些不得法。记得有次比赛中我举了个例子,意思大概是“没有金刚钻就不揽瓷器活”,应该迎难而上;结果对方说:“难道对方辩友要否定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吗?”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接话,就把发言时间错过了。而且我后来很长时间都想不明白:迎难而上没错啊,趋利避害也没错啊,那到底哪里错了呢?怎么我就会没词了呢?

(more…)

领导必须更懂技术吗?这是个问题。做了领导以后,因为工作的关系,许多人都不那么熟悉基础的技术了,结果自己心里没底,更怕遇到问题时在下属面前丢脸。所以,有些人选择了双管齐下——既不放弃领导的工作,又不放弃原有的技能,结果疲惫不堪。还有人干脆选择不当领导了,因为有手艺,才有安全感。

这个问题也困扰过我,而且始终找不到“合理”的答案,最终还要靠亲身的工作经验来解答。所以在正式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先讲讲自己的亲身经历。

(more…)

不少朋友都提到,手下的员工离职往往是让人非常头痛的事情。这大概是管理岗位经常需要面对的一种麻烦,这个问题也困扰过我。为了帮助仍然被困扰的各位同仁,下面提供我的经验给大家参考。要说明的是,因为我和朋友们几乎都在IT行业,“员工离职”的大部分情况也就直接体现为“程序员离职”,所以我主要讲的还是应对程序员离职的经验,其它行业的朋友可以自行参考。

要妥善应对员工的离职,首先应该问的问题是:员工为什么离职?但是,这么提问往往容易将大家的思维引入极端,得到“他家里有事”、“他不爽薪水”之类的个例答案,而偏离了关于问题的本质。所以我们不妨换个问法:在什么情况下,员工不会离职?我的朋友 @jackyexin 给出的答案是,员工不离职,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员工觉得公司有发展;第二,员工觉得自己有发展。我觉得很直接很可靠,也为我的经验所验证,所以,下面结合我的经验谈谈这两个条件。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