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13


前段时间发生了酒店住房信息泄露的事件,许多人开房住宿的详细信息流出到互联网上。据我观察,本来对这类事情是没什么人赞同的。过了不久,有人将开房信息转换了格式,并且专门提供了网站供大家公开查询,只要输入姓名等信息,就可以方便过而且详细地查看身份证号、手机号、邮箱、开房时间信息。对这种行为,却有人觉得很正当甚至要鼓励,并且列举了道理一二三。我不赞成这种观点,所以有必要详细阐明我的看法。

我仔细看了支持者的言论,大致的理论是这样的:第一,信息数字化之后,复制的成本很低,而且难以察觉,甚至一经复制就不可撤销(收回),所以如果把某份信息数字化,就要相信它有朝一日会泄露,并且做好防范,人人都有这样的义务;第二,一旦数字化的信息泄露,进入公共领域,就无法阻止传播,必然会被其他人获得,所以与其避免它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敲诈利用,不如索性对所有人开放,加速一步到位,让人人都知道,这样反而安全了。

按照这种理论,建一个网站方便大家查询开放信息就是相当有道理的了:第一,住店的人没有做好信息泄露的防范;第二,为了避免这些信息被公开者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敲诈,提供一个网站公开详细查询,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恰恰是“行侠仗义”的表现。

(more…)

到了中学,个人的自由多了起来,手里的零花钱也多了起来,更重要的是,换了一群新同学,感觉见到的东西要多得多了。男生大都喜欢看《兵器知识》、《舰船知识》、《航空知识》之类的杂志,与小学时候偷翻家里的杂志不同,现在可以明目张胆地交换和谈论了,甚至有生意头脑的同学会把家里的过刊拿出来卖钱。所以有短时间,每天的午饭后,下午上课之前,教室里俨然成了这类杂志的跳蚤市场,我记得自己以一块钱一本的价格从家境殷实的某同学手里买过几本《舰船知识》,相当欣喜。加上当时海湾战争刚过去不久,相比之前“猎奇”式的报道马岛战争、中东战争的资料,报刊上关于海湾站争的报道比比皆是,各式各样的武器和战例简直我们大开眼界,所以大家津津乐道地谈起各种军事知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个同学一说到“依阿华”级战列舰的时候就知道它的406毫米口径舰炮炮弹重达1225公斤,让我佩服不已。但可惜的是,我们当时都没多少独立思考能力,对于為什麼叫“多国部队”而不是“联合国军”这类问题,根本没有想过,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

杂志或许比较便宜,大家可以二手交易,书籍就超出一般人的承受范围了,所以书籍都是传阅的。当时有些单行本的军事文学作品,很受大家欢迎。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本虚幻小说(大概称不上“科幻”),说的是解放军飞行员(飞行员好像叫“宋天星”,台湾电台里叫他“宋义士”,这个称呼我印象太深了)驾驶最新的某型战机(其实就是歼8-II)叛逃台湾的故事。期间解放军派出几架战机追击拦截,台军也派出多架飞机迎接,于是双方又在空中一番较量。最终结果当然是叛逃没有好下场,台湾方面迫于形势拒绝他进入,最终飞机坠海。这本书非常热门,在班级里传来传去,我好不容易借到,匆匆忙忙看完就还了,当时还觉得非常可惜。等到后来互联网兴起,大批网络写手出现,我才发现能写出这样的书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是互联网能够给更多普通人展示的机会和空间,于是读者们的欣赏水平也可以水涨船高,这其实是功德无量的好事。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