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不少媒体热炒“逃离北上广”,今年又热炒“再回北上广”。逃离也好,再回也好,都与我无干,算起我的经历:北京五年半,上海一年半,下面要去广州,更贴切的说法,可算是“北走南驰”。

这种生活,虽然我之前不曾想象过,但实际经历了,却觉得不过如此——你可能觉得自己生活多年,搬家已经是巨大的工程了,但真正要搬走,才发现不过48小时就可以把全部家当打包完毕。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愿意,或者可能愿意接受这样的生活,如果你在其中,或许下面这些经验会对你有用。

心态

无论在哪里,我们生活的内容不太可能有大的变化,都是工作、休闲、交流等等,但是城市不同,形式也有不同。举个例子,同样是聚会,聚会的频度、地点、时机、谈论的话题,都有不同;我自己感觉,北京的聚会比较随意,更加“形而上”一些,上海则比较讲究,也更洋气一些。对这些差异,如果都用“好-坏”、“先进-落后”的标准来衡量,就极容易产生形成鲜明的好恶,而产生排斥感。更合适的做法,是能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去对待这些差异。拥有这种心态,你可以积极体验各种细节,不但生活的体验大大丰富,回过头去看原来的生活会发现,许多“理所当然”的事情,其实没有那么理所当然,而是错落分布的——到过上海之后,我发现“去别人家玩”虽然感觉亲切,其实是比较奢侈的待遇,而政府机关和公共服务部门,竟然也可以周六办公,不需要请假去办各种手续。接触了这些,就会更深刻地了解,哪些方面值得坚持和赞赏,哪些方面需要人忍让和改进,因而在内心构建出更辽阔的图谱。

坐标感

在城市间游走,并不意味着每到一地,从头开始。所以,我们需要培养清晰的坐标感,它既包括外界的方面,也包括内心的方面。从外界来说,这是一个怎样的城市,它坐落在哪里,气候如何,它的特点是什么,它的有哪些有力的资源,它的现状是如何演变而来的……要了解这些,不但要有开放的心态,还必须有深入的思考能力,才能把所观察到的一切统摄起来。从内心来说,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年龄阶段,社会角色是如何,自己成长所需要的因素,周围的环境里是否具备,如果具备,要如何去获得,如果不具备,要如何去发掘和弥补,或者下一步为了接近这样的环境,应该按照怎样的计划,需要花费多少时间……要了解这些,必须有不断的思考和反省,才能真正认识自己,也才能真正找到与环境之间的契合点,让每一段经历,成为一级台阶。如果缺失了坐标感,即便一直呆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呆下去的理由也只有空泛的“机会多”而已。

情趣

我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是:换了城市,熟悉的环境没有了,熟悉的朋友不在了,怎么办?确实,陌生的环境,遥远的朋友,都是不可忽略的问题,但是我想,人总是要做生活的主人,不要依附外界而生活。要做到自主,情趣是很重要的方面。面对陌生的环境,有情趣的人也不会觉得枯燥乏味,总可以营造出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比如我喜欢读书,在北京便是去国家图书馆,在上海便是去上海图书馆,不管天南地北,阅读的趣味总是保留下来的。对朋友来说,就更是如此,努力成为有情趣的人,即便不在身边,远方的朋友也难以忘记你,而且在陌生的环境里,也更容易被散发出不一样的气息,从而被识别,迅速交往到比较投合的朋友。

刚到上海的时候,我的朋友霍炬跟我说:换一个城市,就好像多活了十年,你看上海的云彩都跟北京的不一样,这是在北京根本想象不到的。这句话我印象特别深,觉得他说的特别对,也特别准——是多活了十年,多体验了十年,而不是多享受了十年。人的生活,也应该是自己规划自己做主,而不是非要依附于某个环境才可以展开;胸中有丘壑,再加上这一程程的经历,就可以收获凝练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