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08


昨天去超市,专门逛了逛奶粉柜台,发现国产奶粉已经基本下架,一眼看去,满满当当的,全是进口品牌的奶粉。刚刚煽动起来的民族情绪,面对这样奇异的现状,会是怎样的苦涩和无奈呢?

  • 奶农不能知道三鹿的生产安排,如果三聚氰胺是他们添加的,充其量,只可能有些批次有毒,有些批次没毒,不会出现“特供奶粉无毒,婴儿奶粉有毒”的现象。
  • 既然“中国对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国家标准有31项,它包括热量、蛋白质含量、维生素含量、水份等等这些重要的指标。在中国这方面的标准中,和国际食品法典相关的标准当中,都没有对有毒有害的化学物质进行规定。”,奶粉是否含毒(而不是含三聚氰胺,最新的新闻就披露牛奶里还掺杂了其它化学物质,情况类似软件中的bug——检出来,说明有问题,没检出来,不见得没有问题;所幸,现在已经开始对奶粉进行全面检测,并承诺公开信息。
  • 三鹿事件应该引起所有人的关注:没有喝过“廉价三鹿奶粉”,也不用暗自庆幸,高高挂起:做泡芙、饼干,原料里都少不了奶粉,做奶茶、咖啡,也少不了用牛奶;你觉得,他们使用的都是洋品牌奶粉?(最新消息:星巴克在周五早间发表的声明中表示,中国业务部门已决定停止使用蒙牛供应的牛奶,等待事件结束后的进一步通知。
  • 有人说,自由市场就会带来这样的问题。这点错的厉害——没错,自由市场的原则之一是契约自由,但是请注意,这里说的是信息对称(至少是基本对称)的契约自由,否则就成了欺骗。纵使是把“自由”上升到绝对高度的自由至上主义,也坚决反对欺诈——罗斯巴德就说过,如果卖给顾客的“面包”不同于顾客理解的“面包”,也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面包”,这样的行为要受到严厉惩罚。或许奶农和奶厂有这样的“潜规则约定”,但奶厂对消费者的欺诈,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说,我们应当保存对正义的信心——那些穷凶极恶、倒施逆行的人,哪个不会处心积虑地修改历史呢,哪个胆敢把自己所做的坏事,原原本本地公布出来?许多时候,我们也只能依靠这个论证,给自己最后的一点信心。

最早接触《自由选择:个人声明》(Free to Choose : a Personal Statement),还是在读大学的时候,偶然知道了弗里德曼的这本书,便去图书馆找了来。

一眼就能看出,这是80年代的书,从装订,到字体,再到上面厚厚的灰尘——质朴、古拙、借书卡上留下了不少名字,而今天,这样的书,似乎早已过时,久久无人问津。发黄的借书卡,好像一扇穿越时空的窗户,让你望见、想象曾经的80年代。

平心而论,这本书改编自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同名系列电视片的解说词(这一点很像当年的《河殇》),虽然观点也很鲜明,但相比电视剧,冲击力到底小了很多。而电视片,是拍给普通观众看的,意在宣传和普及自由概念:工会不一定能保障工人的利益,通货膨胀完全是因为货币发行太多……如果我没记错,大名鼎鼎的“教育券”制度,也是在这里提出来的(所谓教育券,指的是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不是补贴给学校,而是以“教育券”的形式补贴给家长,由家长自己选择学校。前些年浙江长兴似乎就在实践教育券制度,还引起了周其仁先生的“重点关注”,至今情况如何,不得而知。)

这样的做法,或许失之通俗,但通俗也有通俗的好处,《个人声明》这个副标题,掷地有声,每次见到,我都会想起撒切尔夫人的故事:当年撒切尔夫人任英国首相,面对议员的责难,她掏出《自由秩序原理》往桌上一摔,“我们就信这套”。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固然深刻而雄辩,毕竟太过艰深宏大了(当年我看得精疲力尽),一般人要想真正理解“自由”这概念,学会从自由的角度看待身边的问题,《自由选择》显然更为合适。

前一段,铅笔经济社的朋友拿到了《自由选择》电视剧的版权,邀我翻译其中三集的字幕。盛情难却,只好勉力为之。中秋节日夜操劳,终见眉目,一方面重温旧日初读的欣喜;另一方面也是对自己的挑战——毕竟,电视剧字幕不像书本,有些用法过于口语化,用语过于随意,有些地方需要反复听辨,才敢确认。当然,另一大的收获是,从唇枪舌剑的辩论间,见到了弗里德曼刀子一般锋利的思维,和学者的担当。

辩论中,弗里德曼表示自己决不赞成福利制度,于是人家问,你是要取消福利制度吗?他的回答是:“不,我绝没有想过立刻取消福利制度,尽管我不赞成福利制度,也必须承担应尽的责任”,类似的许多问题,尽管他不赞成,但都给出了渐进的道路,你可以明显感觉到,他要努力在“应然”和“实然”之间架起一座桥梁。相比之下,我们的某些“自由主义者”,观点鲜明,态度也很鲜明,冷血的鲜明——快刀斩乱麻,恨不得一下跨入自由的完美世界,这一点,恐怕还是要多向弗老学习呀。

P.S. 感谢李笑来老师在翻译过程中所给予的大力协助:)

感谢各位朋友的喜爱,《精通正则表达式》上市一年,已是第三次印刷。

本次除修正目前收集到的所有勘误之外,另附《重印牟言》一篇,不日即将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