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07


img_2296_1.JPG

(more…)

图书馆,盖好之后就成了我花时间最多的地方,经常是在四楼左侧坐一整天(我总觉得这个楼像变形金刚)

img_2086_1.JPG

从宿舍去图书馆的路,每天晚上闭馆之后必然从这里经过,寒冬的夜晚走起来是一种考验

img_2108_1.JPG

校门,图书馆正对的就是校门,我总觉得晚上有股阴森之气,好像灵堂(冬天的晚上,可以吓死人)

img_2093_1.JPG

学校对门书报亭的老马,寝室的书报都在他那里订,给统一打9折,三年过去了,还认识我

img_2037_1.JPG

img_1814_1.JPG

(more…)

nanhu.jpg

(more…)

img_1882_1.JPG

(more…)

静湖

dscn1943_1.JPG

img_1861_1.JPG

(more…)

远山环绕

moutain.jpg

下过雨的早晨

cloud.jpg

当年,斯大林同志对高尔基同志的《姑娘与死神》的批示,曾引起两名教授在《真理报》上撰文论证:斯大林同志之所以少写一个字母,是因为新生阶级的爱情截然不同于腐朽没落的资产阶级爱情。最后领袖再次批示:笨蛋,此系笔误。

最近,贾平凹老师又为铁凝老师的题词举行了诠释。我们的表现,确实还远远比不上当年的老大哥。

奥威尔的《1984》,最后一句话是:他战胜了他自己,他热爱老大哥!看来,我们的某些同志,确实还无法战胜自己,境界离老大哥还差的远呢。

sidalin1.jpg

我已经很少看电视了,但还是能感觉到,最近,荧幕上,关于战争的片子逐渐多了起来,历史题材的片子里,无可避免地会提到几十年前的内战,好像最近,《闪闪的红星》也被拍成了动画片,搬上了荧幕。

《闪闪的红星》,是我印象深刻的电影。上小学的时候,总是听老师提起,潘冬子,胡汉三,很长时间内却没机会看。直到有一天,听说中央电视二台会放,于是厚着脸皮去了另一个并不熟识的朋友家里(那里可以看到中央二台),才第一次看过了这部久闻大名的电影。后来学校开运动会,大合唱必须唱电影的主题歌。再往后条件越来越好,机会越来越多,这部片子,看过不下十遍了吧。

最深刻的印象是色调,明亮的,泛红,灰军装的颜色有些古怪,后来听说,那是因为当时国产彩色胶片技术受限所致,这倒是与那个年代气势磅礴的纪录片保持了一致,也算是时代的色彩吧。
还有两个镜头,一个是冬子无限神往地注视远方,口里念着“红—军—”,整个画面上就只有他充满稚气和向往的脸(后来学了当代中国文艺史才知道,那个镜头是对“三突出”原则的完美诠释);另一个是在最后,冬子举起柴刀,大声喊道“红军战士,潘冬子”,火光跳跃在他的面庞上。

我一直认为,《闪闪的红星》,确是一部经典的影片,尤其是,从艺术史的角度来说(如果从艺术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小兵张嘎》更胜一筹,当然《闪闪的红星》中有两首插曲的调子还是很不错的,浓郁的江西民歌风,很中听)。尽管这丝毫也掩饰不了我的遗憾:纵使是在这样的经典中,宣扬的价值仍然是,彼方杀此方,名曰“杀害”,此方杀彼方,名曰“消灭”,荧幕上的人物高举柴刀,荧幕下的观众高喊一声“好”——这样的教育,怎能培养出具有博爱胸怀,能够反思的公民?看看那部大张旗鼓的《东京审判》,我失望到了极点。

新拍的这些片,据说是更加真实,更加丰富,更加人性化了。人性化是当然的,真实我看得打个问号。曾经问过一个媒体的朋友,说某些官员看起来似乎没以前那么冷淡而可憎了,回答是:其实还是一样的,只是上面布置了,描写他们的时候必须要有方法和技巧。

本页面已转移,烦请移步 http://www.luanxiang.org/blog/mre_errata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