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07


眼看着wordpress的版本从我建立blog时的2.0.4,一点点的升级到2.1.1,每次的升级提要都有“security improved”的字样,看到一次我对这个blog的担忧就多了一分。

今天总算下了决心。早上花了一个半小时,照章办事,先做好所有的备份,然后更新,上传,升级,途中出现若干小问题(因为wp-cache插件的问题),带着紧张的情绪排除,终于看到升级成功的提示。

本blog现在采用的是WordPress的最新版本:)

青菜,丘陵,红土地,这是湖南的水土

冬季迷雾中的建设大道

作为对比,夏末夜色中的建设大道

Tiny写了《一夕成功,语无伦次》,很是赞同。

人人都梦想成功,于是成功学,成功人士访谈,成功经验介绍,俨然成了当今最热门的话题。聚光灯下的成功者喋喋不休,信誓旦旦地将自己的“成功经验”和“成功原因”娓娓道来;无数渴望成功的人,便将这些和“原因”奉为圭臬,顶礼膜拜——现身说法,总是有相当说服力的。

对此,我总是心存怀疑。
成功人士总结的“原因”,即便是真心实意的,难道就真的是他们成功的“原因”吗?历史不能重演,那些成功者回首时,是否真正厘清了经历过的那些错综复杂,看到了事物的本质?或者仅仅是一厢情愿的“认定”?这样的问题,即便是顶尖的社会科学家,也不一定知道答案,成功者的总结,又能多么准确呢?
况且,有一点点统计知识的人都知道这样两个概念:验前概率,验后概率。前者说的是,一个没有成功的人,采取某策略,能够成功的几率;后者说的是,一个已经成功的人,其成功依赖的原因是某策略的几率。
举例来说,某天无数的傻子一窝蜂去开加油站,有人开在沼泽里,有人开在山顶上,有人开在马路边……最后把加油站开在马路边的人没有亏本,那么,如果“原因”是“开加油站”,“结果”是“不亏本”,那么原因的验前概率非常小,而验后概率是100%。这个例子或许有些简单,有人会说,“原因”很显然不是“开加油站”,而是“开对了地方”,可是,当聚光灯下的成功者高调说出令人艳羡而晕眩的大词时,又有几个人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呢?

2月21日北京大雾弥漫,我与Patick在长沙黄花机场等啊等啊,一直等了9个小时。不过明智的是,期间联系了Jane,大家到长沙小吃一条街小聚。为纪念这次意外的相聚(否则还不知道啥时候能见呢),拍了两张照片,正好作为《怀旧时分》的最新补充。

jane2.jpg

jane1.jpg

解放以前,整个株洲只有七千多人;按照“一五”计划,株洲应该建设成为中南地区的交通枢纽和重工业基地,结果株洲的地名,相当多都是三位代号:四三零、八一五、六零八、六零一、三三一,等等。
各厂矿自成体系,一个厂就是一片生活区,大都配备了学校、幼儿园、医院、生活区、消防队、派出所、菜市场、体育场所等等各种设施。

下面的照片是在株洲电力机车厂拍的(其实此地叫田心,故株洲人大都管此处叫“田心电力机车厂”或简称“田厂”,田心人也乐于说“今天到株洲去”) 。

大门,和广场

大门

老楼,《车厂魅影》中出现过

厂区的路,和厂区“的士”

特色地名,类似的还有“北门”、“东门”等等

过年的仓促之间,总算抽了点时间去看母校,算是满足了一个多年的愿望。

因为过年,学校空荡荡的,没有人,教学楼也大门紧锁。当年高高的教学楼,空旷的操场,都被包围在四周的高楼之中;学前班的小楼,进门就能看到的少先队员塑像,操场正对的升旗台,还有印象深刻的滑滑梯,已经毫无踪迹了……

包裹要的时间比平信长一些
->包裹比平信慢一些

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了
->已经来不及

在讨论开始的时候我们说过
->刚开始讨论时我们说过

这是把多行文本切割为单独的行的简便方法
->这是把多行文本按行切分的简便方法

下页有另一个例子
->下页有个例子

序列包含了一个新增加的空字符串
->序列中了一个空字符串

抽空改了一遍目前的译稿,删掉无数“一个”、“一条”、“这个”、“这些”……,想起来只觉得恶心,怎么会有那么多赘文?
曾经和韩磊讨论,他也很赞同我的看法:英语中的a, an之类,只有语法意义,根本不必翻译——同样,中文译英文,不需要把量词都翻译。

有人可能认为,不把某些词语翻译出来,会影响原文的精确性。不过,即使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恐怕也不会接受这种附会的“精确性”——放着“加速改革”不说,非要说“加快改革的速度”,再“精确”地翻译过去,就成了“to acclerate the pace of reform”。
不幸,这个句子成了《中式英语之鉴》(作者可是正宗的洋鬼子)的反面例句,理由如下:
to accelarete = to increase the pace of, so “the pace of ” is unnecessary.
作者进一步论证说:Vigorous writing is concise. A sentence should contain no unnecessary words, a paragraph no unnecessary sentences……
所以,我的结论是:很多时候,这种“精确性”不过是表明对语言(无论是哪门语言)缺乏感觉的人在穷折腾,无他。

早上在北海拍照,某介绍牌上写着“……经过北海公园的努力,从而使这处景观得到了复原”,晕了——“北海公园经过努力,复原了这处景观”,竟然不会说了吗?p.s.
我很赞同Jane的态度,“能做”只是外在的要求,“做好”则是内在的追求。

买了回家的票。

先在酷讯上接头,再跋涉几十公里到丰台,在这个地方举行了交易。

ticket.jpg

早起三朝当一日,这话说得真是没错:)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