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rii谈工作


自从滴滴打车和Uber中国合并之后,Uber似乎很久没有进入过我们的视野了。不过就在前几天,它再一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可惜的是,这次Uber成为焦点不是因为正经业务,而是因为性骚扰。按照女当事人Susan J. Fowler在自己博客上的说法,她2015年加入Uber负责SRE的工作,入职第一天她的上司就对她进行明目张胆的性骚扰。当然这还不是最火爆的,最火爆的是,当她选择向更高级领导和HR投诉时,得到的答复是“这个人绩效很棒,惩罚他并不是好的选择”。于是这位当事人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去其它团队,要么继续工作,但可能被上司在绩效评定上穿小鞋。

去其它团队显然不是最优选择,因为她是来做SRE工作的,而不仅仅是“加入Uber”。HR说,如果继续呆下去,绩效评定时得分低就不能算“报复”,因为公司已经给过其它选择了。HR并且说,他们也不准备给实施性骚扰的人严厉处分,不能仅仅因为初犯就毁了他的职业生涯。然而后来女当事人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初犯”,她接触过的很多女性都受到过性骚扰,而且HR每次都表示这是“初犯”。后续的奇葩发现还有很多,比如企业文化活脱脱就是《权利的游戏》…… 最终当事人选择了离开Uber,另寻出路。

当事人在自己博客上贴出文章后引起轩然大波,根据Reddit上的讨论,此类性骚扰在硅谷屡见不鲜。按照《连线》杂志的报道,此类事件都有通用的模式:最早是女员工汇报性骚扰或者歧视,公司无动于衷;然后员工选择上网爆料,媒体跟进;接着公司承诺调查,有人因为丑闻辞职;最终,行业现状并没有改变。《连线》杂志列举了Github, Google, Squarespace之前发生性骚扰的例子,并且指出,这种现象不仅限于创业公司。在这些IT公司,HR往往过分看重“绩效”和“生产力”,既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来约束员工的道德。文章最后问:在硅谷,“好工作”意味着什么呢?光有大笔期权、免费食品、桌上足球,明显是不够的。

我不知道大家看完这些资料是什么感受,我的感受很意外。第一重意外是Uber这样外部看来那么人性化、锐意进取的公司,内部竟然也有这样的问题;第二重意外是当事人向更高级领导和HR汇报之后,公司一面推脱处理,一面为保护员工而撒谎说是“初犯”;第三重意外是原来这样的情况在硅谷并不是孤例,而是有通用的处理模式;第四重意外则来自不少的反应——“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嘛”。

不过,或许这些意外都不应当是意外,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见怪不怪”。但我还是想说,在我的记忆里,以前IT公司的形象不是这样的。

我自己亲身经历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社会大众对IT(当时主要还是“电脑”)接受和认知的过程。与其它产业相比,IT天然就是带有光环的。就我所见,普通人虽然不懂细节,但大都认为,搞IT是和按规矩办事、尊重能力、“知识改变命运”等等相联系,是与“世界前沿”接轨的,自然而然戴着光环。所以有了高额的回报,大家也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如果是做传统生意,哪怕赚的钱更多,形象总是不如搞IT的。

那时候IT从业者也颇有些道德洁癖。在国外,比尔盖茨写的《未来之路》引起了很多反响,大家起码相信他“有资格”谈未来。在国内,刘韧有本著名的作品叫《知识英雄》,大家起码觉得他们配得上称为“英雄”。我记得十多年前刚工作时,有同事跟我说“相比其它行业,IT是最干净的”,大家都相当认同,为之庆幸,也引以为荣。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IT行业已经天翻地覆,但社会大众对于IT的这点美好的期望似乎仍然存在。我去年就魏则西事件批评百度时说过,如果李彦宏整天和煤老板、莆田医院老板厮混,指责百度的人肯定会少很多。然而,大多数人都觉得李彦宏不应该是和煤老板、莆田老板一个层次,起码李彦宏说“重振晋商文明”就比煤老板说“重振晋商”更靠谱,这就是期望的自然表现。

然而,期望是当年的期望,人却不再是当年的人。从最近几年的IT行业的气象来看,它越来越像风波诡谲的江湖,越来越像尔虞我诈的名利场,大家再没有什么理想、文明、道德的色彩。普通人可以理直气壮地喊出“不要拿道德绑架我”、“公司赚钱不由道德评判”、“法院没判就不能说我错”的口号。即便不是专门的公关人员而只是普通的员工,在黑白分明的是非面前,他们也不愿意保持沉默,而是要绞尽脑汁、声嘶力竭去辩护甚至是狡辩,这活脱脱就是“人在江湖漂”的真实写照。

对于技术本身,大家不再把它和知识、文明挂钩,更多把它视作一种单纯的能力。学会驾驭这种能力,把它施展到自己想要的地方,就可以攻城拔寨、所向披靡。于是,绩效和生产力才被看得那么重要,“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增长就是合理的证明”,所以对高绩效员工的惩罚自然困难重重。相比之下,道德靠边站就是必然的选择。噢还有,别忘了“技术中立”,这可是豁免批评的不二法门。

别误会,我并不是说IT不好,我也不是说IT比其它行业更差。回顾过去,我想说的只是,现在是时候给IT祛魅了。对现在很多人来说,IT就好像这样的管道:一端是大笔期权、拼命干活、免费食品、各种福利,另一端是更高效、稳定、公平的服务。看起来无懈可击,但现在的一系列事件已经掀起了这层美丽传说的盖头:其它行业有的毛病,IT都有,而且相当多的人觉得应该都有。那么对外人来说,传统遗留下来的美好想象应当抛弃,对“硅谷公司竟然也有性骚扰”不要大惊小怪;对内部人来说,既然大方承认自己和其它行业没什么不同,那么和其它行业一样接受严格的监管和约束,或许是迟早的选择。

只是,这样的IT,真的能把我们引领到美好的明天吗?

按:今天在网上看到阮一峰推荐的《Hype Driven Development》,忍俊不禁,联想到工作中的很多经历又百感交集。趁春节假期翻译出来(练练手),与大家共享。


软件开发团队所做的软件架构或技术栈的决策,很多并没有经过踏实的研究和对目标成果的认真思考,而是不准确的意见、社交媒体的信息,或者就些是“热闹”的玩意。我称这种作派为“热闹驱动开发(Hype Driven Development,HDD)”,眼见它的危害,我赞成更专业的做法,就是“脚踏实地的软件工程”。下面我们一起看看HDD的来龙去脉,想想能如何改进。

(more…)

因为工作的关系,最近面试了很多软件架构师,遗憾的是真正能录用的很少。很多候选人有多年的工作经验,常见的框架也玩得很溜。然而最擅长的是“用既定的技术方案去解决特定的问题”,如果遇到的问题没有严格对应的现成框架,就比较吃力。这样的技能水平或许适合某些行业,但很遗憾不符合我们的要求。

软件架构师到底应该做什么,又为什么这么难做好,这都是近来的热门问题,我也一直在和朋友们讨论。正巧,最近我看完了新鲜出炉的《微服务设计》,所以大概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了。因为这类问题比较抽象,也没有统一答案,我努力尝试把思路整理清楚,把表达变得流畅。最终有没有讲清楚,说的对不对,欢迎大家给我留言。

(more…)

最近有好几个朋友同事问我,一直都在做软件开发,想做软件架构,要如何入门呢?我从一些提问里感觉到,架构有时会被一些人理解为《葵花宝典》、《九阴真经》一类的秘籍,功力不到绝不能碰,功力到了才能专门修行。

可惜这种认知是不对的。架构的工作虽然比开发复杂,但脱胎于开发,它与开发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限。即便只是做开发,也不妨碍你积累架构经验,从架构方面理解和看待问题,而这些,都是未来成为专职“架构师”的必要积累。所以,我现在尝试回答“做软件架构该如何入门”的问题,为各位正在做开发,但未来希望从事架构的同学们提供几点参考意见。

(more…)

上海的很多朋友可能已经知道了,最近我们(沪江)正在大力招聘架构师和Java工程师。招人过程在紧锣密鼓进行的同时,我们内部也在不断总结数据,收集反馈,提高效率的同时尽力照顾候选人的感受。

我们也注意到,候选人的部分反馈是比较有共性的。经过仔细分析,我们确认这些反馈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更确认在技术招聘中必须有所坚持,最终才能得到好的技术团队和系统。所以今天我想“私器公用”一把,讲讲我对技术招聘和技术人员成长及评价的若干观点。

(more…)

之所以写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见了不少的分享,觉得甚为惋惜。这些分享的演讲者往往有很多的积累,在某些领域确实掌握了非常多的知识,也非常真诚,希望把自己掌握的知识和盘托出。可惜的是,分享的效果往往不如人意,哪怕听众本来对这个话题有兴趣,真正聆听的时候也感到枯燥乏味,因而意兴阑珊,听完之后一头雾水。

问题出在哪里呢?在我看来,问题出在演讲者没有重视“演员的修养”。

什么是“演员的修养”?很多人听到这个词会有朴素的想法,觉得无非是虚头巴脑的伎俩,刻意把真实的自己藏起来,巧言令色,迎合其他人的喜好。这种作派对于分享和演讲,真的有什么帮助吗?

确实没有什么帮助。但是,这并不是演员的修养,因为演员的修养包括更重要的内容——移情,也就是放弃自我,进入另一个角色,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来思考和行为的能力。

(more…)

之前的《创业不等于职业生涯加成》是我根据最近的面试经历,随手而作,没想到创下了近期阅读和传播的新高。随之也引起了不少讨论,某些反对意见认为“创业并非一无是处”,并列举了创业能给人带来的技能上、性格上、思维上的各种磨练和收益。这些论据当然有道理,但是和我说的观点并无矛盾——“不等于”的意思是,不要以为你创过业,你的职业生涯就自动升华了。

说得更直接点,“创业”绝不是职业生涯中的金字招牌,单纯“为创业而创业”,很可能结果是头撞南墙、遍体鳞伤,却无甚收获。这次我把话题说更详细点,希望理解的人更多,误解的人更少。

前段时间一个工作不久的朋友跟我说,离开了某创业公司,才觉得之前的同事都很苦。他们做的是大量重复性的劳动,却是公司业务发展不可或缺的支柱。但是,公司完全是出于“降低劳动力成本”的考虑在安排这些同事的工作,低廉的待遇,超长的加班时间,唯一能维系大家的,就是公司创始团队对牺牲精神的强调,以及不断吹嘘的愿景,当然那些诱人的长期回报从来都只是若隐若现,没有扎实的落地措施。

(more…)

面试,无论对哪家公司来说,都是件重要的事。

因此许多公司很重视面试,制定了面试规范,以及对面试官的一系列要求,网上关于面试礼仪的文章更是汗牛充栋。然而,很多面试的效果仍然不够满意。最显然的表现是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候选人——尽管他们本来合适的,更糟糕的是没有给候选人留下好印象。在这个“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这种印象很可能通过面试官和公司意料不到的渠道传播出去,造成一系列的麻烦。这种情况,相信是任何公司都不愿意看到的。

要如何避免这种问题?怎样才能真正把面试做好?在我看来,规范、技巧、礼仪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公司对待人才的态度,具体落实下来就是面试官的态度。如果面试官能做到“正心诚意”,面试的效果通常不会太差。

正心诚意,用直白的话说,就是两个词:尊重、诚恳。

(more…)

最近面试了很多技术人员,其中不少之前的工作履历还不错。但是,因为他们之前的创业经历,我并不能发offer。

看到这里先别着急下结论,让我仔细说说理由。

(more…)

技术领导要不要写代码?这是一个问题。

我刚工作的时候就听说,程序员(那时候还没有“码农”的说法)是吃青春饭的,到30岁就熬不了夜写不动代码了,所以要尽早转管理岗。相应的,如果你走上管理路线成了技术领导,自然就不必干写代码这种低级重复的体力劳动了。所以当时自己代码写得很多,技术能力增长很快,但总感觉有点别扭。那感觉就像,你能把车开得又快又熟练,最终只是为了能按时到达机场赶上飞机。然后,你就再也不用开车了。

不过无论如何,赶上飞机看来是更高级的选择,为了它,放弃苦心修炼的车技也可以接受罢。

但是等我真正走上管理岗位,才发现事实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当时公司的业务增长飞快,支持业务的系统却是几年前“一锤子买卖”的外包项目,更要命的是技术团队的人员组成和工作习惯还处在作坊状态。从我的角度来看,四下里全是大坑,填坑的速度慢得让人着急,在此过程中还经常挖下新坑……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从没有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写过那么多代码。几年后大家查提交排名,我的名字仍然第一。好在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系统终于没有垮掉,顺利回到正轨。

当时我身为技术领导,除去招人、定流程、做运维,还花了大量时间写代码,这样的做法是对的吗?如果是对的,后来我再没有写过那么多代码,好像也与“不称职的领导”无缘,甚至还被夸奖过“忍住放手让下属去做事,锻炼了组织”,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more…)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