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饭没事做


前几天在Twitter上有朋友问:ln的参数顺序要怎么记忆比较好,因为总是搞错。这个问题我也遇到过,以前每次都记不住两个参数的先后顺序,最终办法是花了点时间背诵命令模板,每次用到时心里默念就好了:

ln option target linkname

我没想到的是,搞混顺序竟然是个普遍问题,我本来以为哪怕有疑问,背背模板也好了,大家都应该是如此。仔细了解才发现,有疑问的朋友确实背下了OS X中的man,但这份文档写的是:

ln source_file target_file

看起来区别不大,用起来差别不小。因为做链接时,target既可以指“被链接的对象”,又可以指“生成的链接名”,和source_file之后就更容易混淆了。参与讨论的几位推友都认为我背的模板更好用(其实是我的运气更好,背诵时遇到了写得清楚的文档),因为另一个参数名是linkname,意义非常明确,所以哪怕target的意义和OS X中的完全不同,也不影响理解和使用。

(more…)

题记:完成正则表达式的书稿,对许多事情不再麻木,慢慢恢复写点东西的意识。虽然对网络没太多钻研,但从97年至今,自己上网的历史也有十多年了。在我眼里,这些年来网络呈现出两个趋势:从同步到异步,从匿名到实名,所以写了这篇散记。

先说从同步到异步(这里借用了计算机专业中的两个术语,有必要为不熟悉的读者做一点解释:异步是一种松散的通讯模式,一方发送消息之后,不需要等待对方回复,即可以接续处理,电子邮件就是最常见的异步通讯模式;同步则是较为紧密的通讯模式,一方发送消息之后,需要等到对方回复,才可以接续处理)。长期以来,以QQ为代表的同步通讯是主流方式,它的主要特点是,双方关系紧密到一定程度,必须同时在线,交流非常密集。相对传统的异步通讯方式(比如邮件)来说,它更加可靠,之前邮件往往容易丢失;更及时,邮件发送之后往往不知对方何时才能收到;也更亲切,比较容易打发当代人的无聊和孤独。但是,它只擅长维系关系紧密的网络,许多时候你会觉得,添加某个人为好友,长时间没什么话说,不添加,又联系不上。这其实是由交流的性质决定的:同步性越强,关系就越紧密。观察电话(最强)、IM(次之)、邮件(再次)、SNS网站(需要双向确认)、微博(单向确认即可)可以印证。

但是互联网上,人与人之间并非只有紧密的联系,还有大量的松散联系,这是IM软件(同步交流)力所不及的,倒是异步交流形式非常适合这种关系,所以近些年来,异步通讯重新抬头,在我自己和周围朋友的生活中,IM的使用比例在不断下降,邮件/微博的使用比例在不断上升。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网络基础设施已经大大发展,邮件不再容易丢失,而且移动终端保证了随时在线,收到消息可以迅速发出提示,把人从“轮询”的状态下解放出来,放心自由地去做自己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松散”的交际范围远远大于“亲密”的交际范围,而异步交流方式非常适合维系”不亲密“关系。以微博为例,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般人的微博关注人数(非僵尸粉),远远大于IM好友人数;而且因为不需要及时回复,这种交流完全不会对使用者造成困扰。也就是说,微博提供了一种大范围、松散、但可控的联系方式。而且,它已经够用了,以前大家交流到最后或许要互换QQ号码,现在则只需要保持微博关注即可,相比SNS网站,甚至不需要对方确认。

再说从匿名到实名。网络实名制已经喊了很多年,大家的看法各不相同,我的看法是,实名制或许没有必要,但网络使用实名却是有意义的,其比例也的确在不断提高。

早期的互联网的热点在于体育、娱乐,与现实的联系并不紧密,大家也习惯取一些别致的网名;后来网民逐渐开始在互联网上论政、撰写时评,到现在,互联网已经深入到民生有关的各个细节。网民可以发表言论、讨论的领域在不断增加,对现实的影响也在增加,为保证言论的份量和质量,对信誉的要求也在不断增加,在这一点上,匿名显然不如实名。

而且,今天的互联网已经不再是之前各个网站自成封闭体系的格局,但帐号积累的信誉和影响力多还局限于各个孤立的网站,无法转移——即便同样主题同样领域的两个网站,信誉的迁徙都非常困难,更不用说全网范围了。但使用实名,却可以解决这类问题,实名的好处是大家认同的不再是这个id而是个人,尤其是在有中国特色的大量转载中,实名更会带来巨大的好处——读者记住的作者不再是某论坛某id,而是某个人。在有了微博之后,就更是如此——微博几乎没有任何话题限制,你可以对所有领域,随意发言,而这些各类发言累积的影响和信誉都会归化到帐号,如果是实名,则会反馈到真实的个人,带来收益。

如果这两点没错,自然的结论就是,无论是同步到异步,还是从匿名到实名,微博符合这种趋势,是在合适阶段出现的合适形式,这或许可以从一方面解释微博为什么这么火。
实际上,我觉得微博就应该是这个玩法,它应该更像一个松散的平台,不会IM化或者SNS化成小圈子而限制了交际的范围;另一方面,它也应该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不对信息设任何门槛和限制,这样才更容易吸引大家实名参加,积攒信誉的同时,提供更有份量更高质量的信息。

或许未来的微博更像一种基础设施,一条消息总线,消息可以很方便地发布,而没有太多私密性(真正私密的信息价值往往不大),也可以很方便地追溯到人,又可以很方便地从这个人的历史发言,做出评价。至于在此之上,如何按照不同的维度(时间、话题、人物),整理、归纳各种消息,这就是各种应用该做的事情了。

  1. 如果去北京西站接人,要仔细听英语报站。我接站的时候,英语报站比中文报站及显示屏快5分钟以上,早得到消息,就能早行动。
  2. 家长如果送孩子上学,最好不要扎堆住在学校招待所或者很近的地方,一般来说开学时这些地方房间特别难订,价钱又贵;不妨在五公里范围内寻找合适的旅馆或者经济型酒店,它们一般不会离学校太近,房间很好订,价钱也便宜,每天加上来回打车费,还是比学校周围便宜一半以上。

刚看了瓦伊达的Katyn,搜了搜相关的信息,找到一篇《纽约时报》的影评。作者的名字“Anne Applebaum”很熟悉啊,仔细想想,原来是2004年普利策奖得主,Gulag: A History的作者。

我会翻译这篇影评。

Danwei.org是一个有意思的网站,发布各种与中国有关的文章,只不过都是英文的。前些天有个留学生小伙子写了篇关于Beijing WC的,配有卡通图片,另一篇是关于冬泳的视频,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看看。

最近Danwei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使用“Net Nanny”而不是“Great Firewall”的理由,关于“长城”的论述颇有意思,我尝试翻译如下:

简单点讲,我们习惯用Net Nanny(网络保姆),没有必要更改。

详细来说,Great Firewall(大墙)让人想到一整堵墙,中国的互联网审查机制完全不同于此。它是一整套复杂的系统,包括IP屏蔽,关键字过滤,根据地点、透明度和具体形势确定的各种限制,以及由国家、地区、本地ISP、内容主机和服务提供商负责的各种内容审查。

Net Nanny包含了这种意思,家长式政府部门决定了网络的内容管理策略,在线下,它们也是这样干的。相反,Great Firewall的意思是:互联网是政治变革—革命的催化剂,因此政府需要防火墙抵御外国侵略者。

认真点讲,对于中国的审查制度来说,长城其实是个贴切的比喻:它绝非铁板一块,防御效果也不容乐观。可是,在普通老百姓心里,“长城”不是这样的,所以,Great Firewall终归不是个好名字。

麦肯锡最新的研究报告,各位看倌,你相信吗?如果我没记错,当年为实达做咨询的,就是麦肯锡~~

From ‘Made in China’ to ‘Sold in China’ : The Rise of the Chinese Urban Consumer

从“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到“中国消费(Sold in China)”:人们预期,在未来二十年内,随着中国城市消费阶层的崛起,中国的经济将从现在的投资主导型转变为消费主导型。MGI认为,这种转变发生的同时,会出现一个人数众多的中产阶级。

Launch executive summary (PDF – 1.8 MB)
Launch this report (PDF – 6.1 MB)

第1章:导论
MGI所使用的资源包括:专有数据库,经济预测模型,以及实地研究所得的结论。由此判断,经济增长会对中国的消费者起怎样的影响。
Launch this chapter (PDF – 2.2 MB)

第2章:城市中产阶级的崛起
据预测,中国城市居民的收入增长,会催生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产阶级。MGI关注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阶层、地理分布及其它人口统计学因素怎样决定收入的层级。
Launch this chapter (PDF – 1.9 MB)

第3章:变化中的储蓄和消费模式
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人的储蓄行为很可能会减少,消费会增加,支出结构也可能变化。本章探讨了这种变化对八类主要产品的影响。
Launch this chapter (PDF – 2.1MB)

第4章:乐观情形、保守情形及敏感程度
分析家指出,中产阶级的增长和消费结构的变化只是早晚的事情,而不存在“会不会”的疑虑。这一章分析了几种情况:经济高速增长的情况,低速增长的情况,以及如果影响收入的主要因素发生变化,对此过程的影响的严重程度。
Launch this chapter (PDF – 2.1 MB)

第5章:机遇与挑战
MGI的结论是,兴奋期盼中国在未来成为消费者市场是有道理的,最后总结了企业、策略可能遇到的机遇和挑战。
Launch this chapter (PDF – 1.5 MB)

P.S.
郑渊洁的童话《牛魔王新传》里,牛魔王施法,给各位“防火英雄”的奖品都变成了一面锃亮的小镜子——照照吧!
我时常想,看看洋鬼子的东西,也算是给自己“照照”:)

  Page Loads Unique Visitors First Time Visitors Returning Visitors
Total 27,261 16,555 11,712 4,843
Average 2,272 1,380 976 404
 
Month Page Loads Unique Visitors First Time Visitors Returning Visitors
Dec 2007 8,556 4,905 3,509 1,396
Nov 2007 4,718 2,779 2,007 772
Oct 2007 3,955 2,781 2,250 531
Sep 2007 2,842 1,571 1,028 543
Aug 2007 2,198 1,237 649 588
Jul 2007 1,809 1,123 823 300
Jun 2007 955 761 664 97
May 2007 643 403 278 125
Apr 2007 352 263 156 107
Mar 2007 457 278 133 145
Feb 2007 483 253 119 134
Jan 2007 293 201 96 105

周末的早晨,照例是去超市采购,一方面早上人少,另一方面也有促销活动——午饭时分人也不多,但促销没有了;我在超市换购过一把强生的广告伞,也算早上购物的收获。况且,我也习惯了早起,六点半起床是基本规律(同学C称此为“老龄化生活”)。

在家的时候,父亲就喜欢早上去超市购物,八点多钟,就骑车出门。米、面、油、肉之类,早上的特价会被一抢而空,有时超市还会赠送肥皂、报纸之类。他时常感叹:挣钱不容易,早点起来去购物就能省些钱,反正有时间,“霸蛮等人多的时候去花那冤枉钱干嘛呢”。

这次正赶上超市办抽奖,六十元一次。买了些牛奶、饼干、比萨,结帐时正好六十块三毛九,那还是别浪费机会了。虽然以我这臭手,从小到大就没中过什么奖,不过,最差也有一听可乐嘛。
“我要一个可乐就成”,把手伸进抽奖箱的时候,我笑着说。
摸出来,才发现是个三等奖。
“三等奖,三等奖,有人中三等奖了,奖品是电热毯”。

好罢,电热毯。父亲最近迷上了在网上看小说,可家里的显示器还是老式的CRT,我这些天正筹划买台大的液晶显示器给他宅急送过去,顺道把这奖品也捎过去好了。

早上购物,父亲在南方,我在北方,他在新一佳,我在美廉美。好像繁杂的世界中,与众不同的平行线。

当年,斯大林同志对高尔基同志的《姑娘与死神》的批示,曾引起两名教授在《真理报》上撰文论证:斯大林同志之所以少写一个字母,是因为新生阶级的爱情截然不同于腐朽没落的资产阶级爱情。最后领袖再次批示:笨蛋,此系笔误。

最近,贾平凹老师又为铁凝老师的题词举行了诠释。我们的表现,确实还远远比不上当年的老大哥。

奥威尔的《1984》,最后一句话是:他战胜了他自己,他热爱老大哥!看来,我们的某些同志,确实还无法战胜自己,境界离老大哥还差的远呢。

sidalin1.jpg

我已经很少看电视了,但还是能感觉到,最近,荧幕上,关于战争的片子逐渐多了起来,历史题材的片子里,无可避免地会提到几十年前的内战,好像最近,《闪闪的红星》也被拍成了动画片,搬上了荧幕。

《闪闪的红星》,是我印象深刻的电影。上小学的时候,总是听老师提起,潘冬子,胡汉三,很长时间内却没机会看。直到有一天,听说中央电视二台会放,于是厚着脸皮去了另一个并不熟识的朋友家里(那里可以看到中央二台),才第一次看过了这部久闻大名的电影。后来学校开运动会,大合唱必须唱电影的主题歌。再往后条件越来越好,机会越来越多,这部片子,看过不下十遍了吧。

最深刻的印象是色调,明亮的,泛红,灰军装的颜色有些古怪,后来听说,那是因为当时国产彩色胶片技术受限所致,这倒是与那个年代气势磅礴的纪录片保持了一致,也算是时代的色彩吧。
还有两个镜头,一个是冬子无限神往地注视远方,口里念着“红—军—”,整个画面上就只有他充满稚气和向往的脸(后来学了当代中国文艺史才知道,那个镜头是对“三突出”原则的完美诠释);另一个是在最后,冬子举起柴刀,大声喊道“红军战士,潘冬子”,火光跳跃在他的面庞上。

我一直认为,《闪闪的红星》,确是一部经典的影片,尤其是,从艺术史的角度来说(如果从艺术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小兵张嘎》更胜一筹,当然《闪闪的红星》中有两首插曲的调子还是很不错的,浓郁的江西民歌风,很中听)。尽管这丝毫也掩饰不了我的遗憾:纵使是在这样的经典中,宣扬的价值仍然是,彼方杀此方,名曰“杀害”,此方杀彼方,名曰“消灭”,荧幕上的人物高举柴刀,荧幕下的观众高喊一声“好”——这样的教育,怎能培养出具有博爱胸怀,能够反思的公民?看看那部大张旗鼓的《东京审判》,我失望到了极点。

新拍的这些片,据说是更加真实,更加丰富,更加人性化了。人性化是当然的,真实我看得打个问号。曾经问过一个媒体的朋友,说某些官员看起来似乎没以前那么冷淡而可憎了,回答是:其实还是一样的,只是上面布置了,描写他们的时候必须要有方法和技巧。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