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有很多头一次:头一次参加同学婚礼,头一次当证婚人,头一次独自开长途……

10月1日
下午五点出发,从株洲到长沙,走了一条“不要钱的路”——107国道;很久很久以前坐长途汽车(那时候还叫“长途”汽车)去长沙,就是走这条路,往事历历在目。晚上6点多,对长沙地图毫无概念的我,终于在GPS的指引下准确来到了解放西路,路过大名鼎鼎的“魅力四射”酒吧,蒙新郎款待,在有名的陂子街吃了顿晚饭+夜宵,晚上就住在解放路。

10月2日
清晨出发,吃了一碗“常德津市牛肉面”(还是牛肉粉好吃啊),目睹接亲经过——总的来说皆大欢喜,只可惜新娘的两个弟弟太过羞涩,堵在门口好好的,结果两个红包就打发了,当年表姐结婚,我们可没少敲诈姐夫的红包。
接亲之后立刻赶往岳阳,高速上长途奔袭一百多公里,可怜我开的是“丹东黄海SUV”,多拉跑,前面的凯美瑞、帕萨特,一踩油门就不见了。下了高速,还有将近一百公里,倒是近距离见识了洞庭湖。
中午是好酒好菜招待,我忍住紧张,顶着“证婚人”的大名上去讲了几句话,就下去吃喝了。晚上也是好酒好菜,更有美味夜宵——干锅韭菜,吃法很新鲜,味道也不错。

10月3日
上午去了岳阳楼,记忆中上一次去还是十多年前了。在岳阳楼下见到不少做老手艺的,当然如今都得“持证上岗”。回来发现车门居然开了,旁边有一辆“鄂A”号牌的奔驰面包车,周围大群人,见到我们连忙问,“看看车上丢什么东西没有,我们的车被撬了,丢了不少东西”,连忙检查,GPS也在,装着笔记本的包,因为下车时多了个心眼,放在后座背面了,也没丢,大为宽慰。

“湖南怎么这么乱啊,我们湖北就好多了”,他们议论纷纷。
正巧边上还有一辆“鄂A”牌的车,车主听了说,“湖北才乱呢,我在湖北呆了这么多年,真是乱……”
“算了吧,自己一口的湖南话,还说我们湖北不好,你就开个湖北牌照的车,以为能骗谁啊”
看来,地域之争,或者说“地域优越感”,还真是无处不在。我只好说,“哎呀,别争这些了,赶紧看看都丢了什么,报警想想办法吧”

下午四点多返程,GPS带着我在107国道上一路走,车不少,但又限速80,心里着急,只恨不能立刻上京珠高速。上了高速才发现,大车多不说,还有不少小车习惯从右侧超车,精神高度紧张。所幸一路无事,安全到家。

10月5号
到北京的火车上,看了《李米的猜想》,有点奇怪的电影,左手《梦断代码》,右手《人间词话》,熄灯了就听mp3里的评书《隋唐演义》。

除了“借光”人家结婚的幸福感,最深的体会是,还是自己的小切好。
回到北京,想收拾收拾自己的小切,发现“一无所有”,昨天才备齐几样基本的装备:电烙铁、焊锡、钳子、扳手、起子、黑胶带,万用表还是借了霍炬的。下班回来已经天黑,打着手电弄了半天,总算一切收拾妥当,总算是心也舒服了,气也顺了。

附上结婚宣言,及若干照片(版权归本人):

结婚宣言(一式两份):第一份第二份

放鞭炮,准备登门接亲

婚礼

洞庭湖边

手艺人

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