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和朋友聊天,他说起自己:“我是对顺民气息很敏感的人,闻不得一点,闻到了,反应就很激烈”。我也是如此。

最近在互联网上发生的一切,大家都看到了,听到了,只是反应很让我奇怪:缄口不言的同时,不少人已经望风披靡,采取了主动投降的态度;更有甚者,居然能在blog上写检讨性质的文章,自我解剖[或许他可以辩解说,自己是在幽默、反讽,不过,我委实看不出那是在反讽,看看民国时期的反讽文章,你会发现,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国民的心智反而有多大的退化,退化到无法察觉自己退化的地步]。

人们总是喜欢拿日本和德国说事,日本人不承认战争罪过,德国人就敢承认。他们可曾想到过,哪些士兵敢于开枪杀害翻越柏林墙的平民,东德人民是敢于指认的——正是这种指认,在专制高压之下,民间的指认,最终对开枪的士兵形成了高压,良知最终战胜了恐怖之下泯灭人性的、怯懦的服从。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同样远远不如德国人。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生活的态度,可以乐观;是非的问题,不容模糊。

P.S.

我曾经写过,只有权术,没有政治。那并非是对政局所言,而是描绘今天这诡异的生态:在没有正义感和廉耻心的地方,政治不可能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