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自己的效率,做到事半功倍,是我们都希望达到的目标。如何达到这个目标呢?根据我的经验,不断反思、总结自己做过的事情,是很有成效的办法。翻译,也是这样,下面是我自己总结提炼的翻译步骤,给有兴趣的朋友作参考。

第一步,通读

通读很重要,却被许多译者忽视,他们往往认为,自己已经了解原文的“意思”,可以直接下笔,遇到问题“见招拆招”即可,翻译前通读原文,完全是浪费时间。

但是,事实似乎并非如此。我们翻译文章,要做的并不是“代替作者写文章”,而是“解释/传达作者的文字”。而文字本身是内涵丰富的,除去“意思”本身,还有用词、结构和风格等诸多方面。比如用词,原作者往往可能用一些双关语、多义词,在不同场合表达不同的意思,译者则应当尽力找到“对应”的双关语、多义词,这是个苦差,因此就更需要译者有大局观,知道原文中该词出现在哪些场合,都表示什么意思,才好取舍;再比如结构,原文中很可能有前后关联的典故/故事,有时甚至横跨几个章节,如果没有通读原文,翻译时就容易遗失原文的逻辑结构;风格也是如此,好的翻译讲究贴合原文,这种“贴合”,当然也包括风格的贴合,原文是轻快的,就不能翻译成沉重的;原文是严肃的,就不能翻译成平淡的。

当然,通读只是提供了观察鉴别这些“意思之外”的方面的机会,并不能保证译者能“准确把握”这些方面。但是不通读,却是绝不可能“把握”的。要想提高自己的通读效率,可以参考郝明义先生翻译的《如何阅读一本书》。

第二步,翻译

通读完成,对原文的布局有了把握,就可以动笔了。我们常说的“翻译”,指的就是这种狭义的翻译。

这一步的要点之一是按部就班。所谓“按部就班”,指的是拟定合理的计划,按章法推进。翻译是一项非常消耗脑力的活动,长的文章和书籍,不可能一次完成。一次做的太狠,不但精神疲惫、效率下降,也会影响下次翻译,导致译文水准波动(这是可以看出来的)。相反,如果能保持在状态比较好、精力较为充沛的情况下翻译,不但效率有保障,译文水准也可以保持统一。

这一步的另一大要点是,既要细致入微,又要有大局观,合理取舍。细致入微,指的是译文要“准确”对应原文,而有大局观,指的是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光顾着眼前的翻译准确“对应”了,而不考虑前后文。比如原文里反复强调“vision”,有时指“愿景”,有时指“视野”,还有时来自圣经,就必须翻译为“默示”;这些情况,都应当在通读时考虑到,翻译时尽力保留这种联系,避免割裂。

这一步用到的主要是各种词典,我推荐陆谷孙先生主编的《英汉大词典》。

第三步,校对

我没有把“校对”放在最后,而放在了狭义的“翻译”之后,是因为这个阶段非常微妙:你刚刚把原文翻译完毕,对原文还有比较深的印象,现在又相对放松,有译文可以参考,可以比较迅速地浏览。

此时的校对主要是看看译文有没有译错、偏离原文的地方,因为有些词和句子即便译错了,也无伤大雅,光凭译文“看不出来”有错。在这个阶段,凭着对原文的印象加以校对,往往能发现不少此类错误。

第四步,理顺

现在基本可以脱离原文,把译文单独拿出来看了。这时候我们要做的,仿佛是修改一篇中文作文。词与词、句与句、段与段之间,逻辑是否通顺,承接是否恰当,意识是否连贯?这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比如说“尽管有这些代码,还是要好好看看”,单独看时,“这些”可以解释为多,也可以解释为少,都行得通,但译者在理顺时应当搞清楚,原文到底要强调的是多还是少?弄清这一点,才能把文脉梳通。

此外,因为不同语言的行文存在差异,所以有时我们需要把一段话拆开,有时又需要把几句话合并起来。总的来说,在这一步,不但要理顺字词,也要理顺字词背后的意思。这样的译文,读起来才不感到生涩。

关于字词和意思的通顺,已经有许多文章和教材论述了,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参考民国中学教材《文心》和《国文百八课》(三联书店最近出版了整套《中学图书馆文库》,不妨都看看)。

第五步,润色

前面我们讲过,好的翻译讲究“贴合原文”,要想贴合,就少不了“润色”这一步。

具体来讲,“润色”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字词的润色,比如适当加入一些介词,打通关键环节,减少译文的生硬;第二种是风格的润色,用更符合原文风格的词语和句子替换掉“直接对应”的译文,当然前提是要保证意思不发生偏差(而不是意思“绝对不变”);另一种是文章意思的润色,照顾读者,比如把美国人人皆知的J.F.K. 翻译为“肯尼迪总统”,把“尤里乌斯凯撒”翻译成“凯撒大帝”,另外,也需要添加一些注释,比如“面积和内布拉斯加州差不多”,可以加注“内布拉斯加州,面积大概相当于湖北省大小”,华氏温度、磅重等等西方常用而中国不常用的数据,也建议译者多走一步。

想要做好“润色”这一步,推荐阅读陈望道先生的《修辞学发凡》。

一般来说,经过这五步,翻译就基本完成了;这些步骤看似繁复,熟练之后,却可以大大提高效率,而且每一阶段都有每一阶段的要点,避免精力分配错乱,在个别细节上“眉毛胡子一把抓”的问题,顾此失彼进退失据,能较好地从整体上保证译文的水平。